發力新基建,區塊鏈大有可為

  點擊數:219  發布時間:2020-06-05 10:20
區塊鏈作為融合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技術的分布式數據庫技術,目前已滲透到數字金融、供應鏈管理、數字資產交易等多個領域。2019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及趨勢。2020年4月20日,國家發改委首次明確新型基礎設施的范圍,基于區塊鏈的新技術基礎設施是其中重要組成部分。那么,區塊鏈如何演繹基礎設施的角色,區塊鏈新基建發展現狀如何,未來區塊鏈新基建又將如何建設,值得不斷探索研究。
關鍵詞:基礎鏈 ,新基建 ,區塊鏈

區塊鏈作為融合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技術的分布式數據庫技術,目前已滲透到數字金融、供應鏈管理、數字資產交易等多個領域。2019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及趨勢。2020年4月20日,國家發改委首次明確新型基礎設施的范圍,基于區塊鏈的新技術基礎設施是其中重要組成部分。那么,區塊鏈如何演繹基礎設施的角色,區塊鏈新基建發展現狀如何,未來區塊鏈新基建又將如何建設,值得不斷探索研究。

區塊鏈與基礎設施息息相關

作為一種底層與后端技術,區塊鏈自誕生起,就與基礎設施這個概念緊密關聯。區別于人工智能以訓練、推理為主要環節的技術體系,區塊鏈以P2P對等網絡為基礎、以密碼學技術起家,重在數據存儲與數據交互,相對而言更為底層、抽象?;谄洳豢纱鄹?、去(弱)中心化等特點,區塊鏈曾被《經濟學人》稱為“創造信任的機器”,業界寄望區塊鏈能在不可信的互聯網環境中建立信任,搭建信任基礎設施,消除中心化架構帶來的信息不對稱,從而降低經濟生活中的信任成本。依托互聯網P2P對等網絡架構,融合加密驗證、共識機制等技術元素,區塊鏈為互聯網環境中創建信任提供了新思路,區別于傳統可信第三方的中心化信任,區塊鏈無需可信第三方就可在多方節點間創建信任聯系。

區塊鏈技術架構本身就有 “強基礎設施”屬性。經過近十年的發展歷程,公有鏈與聯盟鏈已成為區塊鏈的兩種主要技術分類。公有鏈是面向全球所有用戶開放的區塊鏈技術架構,任何組織及個人節點均可按照節點規則自由加入或退出,享受全域鏈上數字資產等應用服務。聯盟鏈是面向聯盟組織內成員開放的區塊鏈技術架構,節點在申請獲批的情況下可加入或退出,享受區域鏈上數字資產應用及服務。因此,技術架構就決定了區塊鏈能成為支撐節點間交互協作共享的重要基礎設施。

區塊鏈源起于金融領域,現如今也逐漸成為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機持續演變的背景下,中本聰發表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聲稱發明了一套新的不受政府或機構控制的電子現金系統,比特幣由此誕生。從論文看,比特幣的推出一定程度上就是為解決金融體系中金融機構超級權限所衍生出的信息不對稱等問題。2011年,區塊鏈逐步從比特幣底層技術中脫穎而出,進入業界視野,因此說區塊鏈緣起于金融領域。十年間,金融一直都是區塊鏈應用頻度最高、落地效果最好的領域。無論是加密數字資產,當前各國央行主導的法定數字貨幣,還是大型金融機構的支付清結算系統、證券交易平臺、貿易融資平臺等,都無法忽視區塊鏈帶來的利弊影響,均已或正在考慮將區塊鏈作為重要的底層支撐技術。區塊鏈正逐步成為支撐金融基礎設施的重要底層技術。

區塊鏈新基建形態初顯

圍繞公有鏈與聯盟鏈,當前業界已逐步醞釀出兩種區塊鏈新基建服務形態,分別是基礎鏈與公共服務平臺。

基礎鏈是提供區塊鏈底層技術架構的基礎設施,由領軍企業或行業組織發起,以開源項目的形式由開源社區運營。公有鏈領域,國外有比特幣、以太坊、EOS等知名公鏈,國內有小蟻鏈、本體、比原鏈、量子鏈、nervos等。公有鏈致力于充當細分應用領域的基礎設施,如以太坊、EOS、小蟻鏈可用于搭建分布式應用,不過公有鏈應用離不開加密數字代幣,存在金融風險,且在實名身份認證方面存在隱患,目前難以符合我國的監管要求。聯盟鏈領域,國外有Hyperledger Fabric、企業以太坊Quorum、R3 Corda、Ripple等知名企業級聯盟鏈,國內有BCOS、金聯盟FISCO BCOS、CITA、百度超級鏈XuperChain、螞蟻區塊鏈AnnChain、京東JD Chain、騰訊TrustSQL等。近年來國內企業級聯盟鏈基礎鏈發展迅速,持續彌補我國區塊鏈底層核心技術的缺失問題。

區塊鏈公共服務平臺是提供區塊鏈技術支撐服務的基礎設施,以領軍企業自建或行業組織建設為主。區塊鏈公共服務平臺致力于改變目前區塊鏈應用開發和部署的高成本問題,將區塊鏈技術架構嵌入云計算平臺,利用云服務基礎設施的優勢,以互聯網理念為開發者提供公共區塊鏈資源環境。企業層面,主要有騰訊區塊鏈TBaaS平臺、阿里云BaaS平臺、華為云BCS平臺、百度智能云BaaS平臺、度小滿BaaS服務平臺、京東智臻鏈BaaS平臺、趣鏈飛洛平臺等。行業組織層面,由國家信息中心、中國銀聯、中國移動等單位發起的區塊鏈服務網絡發展聯盟,主導區塊鏈服務網絡BSN的建設運營,已于2020年4月25日正式發布并公測。此外,工信部也著手開始建設區塊鏈公共服務平臺,計劃籌建面向區塊鏈創新應用的工業互鏈網公共服務平臺。目前國內區塊鏈公共服務平臺基本均適配聯盟鏈底層框架,面向國內用戶提供基于聯盟鏈的區塊鏈技術及應用服務。不過現階段也有公共服務平臺適配公有鏈,如BSN支持以太坊、EOS,度小滿BaaS平臺支持以太坊。

科學有序推進區塊鏈新基建

當前區塊鏈新基建體量規模還較小,無論是基礎鏈還是公共服務平臺,其技術和能力都在探索演進過程中,應用模式和商業模式還未定性。應當理性看待區塊鏈新基建整體成熟度,以及區塊鏈新基建對實體經濟發展的支撐力度,科學有序推進區塊鏈新基建的建設進程。

主體職責須明晰。領軍企業在區塊鏈新基建推進過程中擁有較強的話語權,短期內區塊鏈新基建將處于由領軍企業牽頭、由市場主導的階段。國家部委層面將逐步引導區塊鏈新基建的整體方向,圍繞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關鍵領域融合應用等重點制定研究發展路徑。地方政府、行業組織層面將在挖掘區塊鏈應用需求及創新場景、釋放區塊鏈新基建潛力等方面發揮更多作用。

技術創新須聚焦。區塊鏈新基建應不斷減少對國外底層技術的依賴,尤其是基礎鏈,應強化核心技術能力突破。要建設獨立于國外主流開源聯盟鏈項目的技術架構,重視區塊鏈存儲、加密、共識和跨鏈等關鍵性技術的研發,并逐步壯大國產企業級聯盟鏈應用生態。同時,關注跟進公有鏈基礎鏈發展進程,與國外保持同步,重點加強在加密數字代幣監管、實名制監管等方面的研究。

區域需求須整合。地方層面區塊鏈應用的需求正逐步被激發,如智慧城市、數字治理等對部門間業務協同需求日益加大,區域內物流、供應鏈、金融信貸等對相關主體間信息共享要求日漸提高,地方層面區塊鏈應用市場規模正以非??捎^的增速在壯大。地方政府及行業組織應及時整合各領域、各行業區塊鏈應用需求,構建城市級的區塊鏈基礎設施,并積極引導本地用戶“上鏈用鏈”。

異構平臺須協同。當前國內區塊鏈公共服務平臺均以BaaS服務為主,底層架構適配國內外多種基礎鏈,如BSN支持及正在適配的聯盟鏈基礎鏈有 Hyperledger Fabric、Fabric國密、FISCO BCOS、CITA、百度XuperChain等,阿里云BaaS支持Hyperledger Fabric、螞蟻區塊鏈Annchain、企業級以太坊Quorum等。區塊鏈應用協同是剛性需求,行業組織、開源社區、領軍企業應致力于解決不同平臺間以及平臺內不同底層架構的區塊鏈應用交互問題,加強跨鏈業務協同,探索打通異構區塊鏈生態。

來源:中國信通院CAICT

相關文章


熱點新聞
推薦產品
 
12bet什么是百家乐九宫三路打法